加入收藏
返回首页 学会动态 联界新闻 大河赛事 佳作欣赏 楹联艺术 书画摄影 诗词飞韵 中华楹联报
大河楹联网 - 佳作欣赏 - 知人论世解读联
知人论世解读联

刘大川 重庆璧山

  《振振堂联稿(下)校注》(以下简称《校注》)是《钟云舫全集校注》第二册,主编王于飞、黄中模,2011年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。开篇部分即是春联64副。读后,对书中一些联的解读,不敢苟同,故不揣浅陋,辨析两副。
  世人并不堪白眼;
  老我岂所谓青天。
  《校注》对“并不堪”“白眼”“老我”“青天”作了注释。“并不堪”,并非不能忍受;“白眼”,看不起人的一种表情;“老我”,老年的我;“青天”,旧时比喻清官。顺着这样的注释,其简介是:“联语平朴,直抒胸臆,抨击时弊。世人无奈忍受冷漠与白眼;而老年的我,也只是议论,无能解决时下之林林总总,哪说得上什么‘青天’。”可以看出,简介是对联的解读,我觉得这种解读尚不到位。从句意来看,“不堪”的注释当是“不能”“不可”,如同“不堪入耳”一词“不堪”之义。“老我”,不是年老的我,“老”当是使动用法。“老我”,意使我老。“青天”当是苍天,不是比喻清官。上联的意思是对世间之芸芸众生,不要轻视;下联的意思是使我衰老的,难道只是所说的苍天?表现了作者一肚子的恻隐。使我衰老的当不只是苍天,还有世道的不公,人心的狡诈等,里含作者幽愤,隐隐还透出一股傲然之气。
  《校注》解读,上联批评世人,因为他们并不能够忍受冷漠。下联写自己无能为力,“而老年的我,也只是议论,无能解决时下之林林总总,哪说得上什么‘青天’”,自怨自艾,无可奈何。如是解读,整个联格调不高,意蕴不丰,且不浑成。这样解读,与钟云舫的为人、身世相去甚远。钟云舫(1847—1911),清重庆府江津县人,名祖棻,清末著名楹联家。他20岁考取秀才第一名,后食饩为廪生,因才高学博,“试辄冠军,人咸期以翰苑”。曾三次欲赴省参加乡试,但因自己生病,祖母生病,父亲生病误了乡试20年。转而关注民生,他在一春联中自谓:“满腔子都是恻隐;一肚皮不合时宜。”他参加了反对知县武文源加征租税之事。后受诬陷,以“妖言惑众,播乱民心,结党为奸,意图不测”罪名,拘于成都府巡检司待质所,不审不讯达三年之久。从这些来看,他是同情老百姓的,当不会嘲讽。上联理解为世人何忍心傲视呢为妥。
  钟云舫自称硬汉,号铮铮居士。他刚直,独立,自述“鄙人生性不喜谀人,亦不喜人谀我”。他的学生吴忻在《振振堂·序》称老师:“性刚简,不能谀。略于仪文,与人多直方不讳,以此见忌于人。”从他自号与学生的评价来看,下联解读为里含幽愤,有骨气,自比软弱无能要好。钟云舫一生都未做官,“青天”理解为清官无据。又如:
  索性栽花,于我但求生意满;
  苦心种树,旁人翻得借阴多。
  校注的解读是:“此联对仗十分工整,表达了一种人生观,栽花也好,种树也罢,与人与己都有好处。栽花,鲜花怒放,生意盎然;种树,枝繁叶茂,高耸挺拔,给人阴凉。”这个解读很有问题,它没有抓住关键词。“索性”是与“旁人翻得借阴多”相呼应的,自己“苦心种树”,好处反而被他人占了,自己收获少;不如干脆栽花算了,乐得大家都可赏。此联当是有感有发,“花”与“树”有所喻指,似乎自己的东西被他人盗用,为人作了嫁衣裳,隐隐中有着怨恨。我想,决不是校注的解读,栽花种树利己利人。
  侠烈一层,刚傲一层,愚拙一层,懒惰一层,屈指世间谁似我;
  功名相厄,银钱相厄,疾病相厄,患难相厄,伤心命运不如人。
  此春联,当是钟云舫的自画像。虽是布衣,家境贫寒,疾病缠身,朋友冷漠,但侠烈,刚傲,朴拙,保持个性。有了这个自画像,知人论世,解读联时,自会到位一些。

友情链接



 

版权所有:三门峡市楹联协会 2012-2018

地址:三门峡市涧河北沿河公路 三门峡市纪委

联系电话:0398-2888888 0398-2983989 技术支持:中国电子商务